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孽缘,一次就好】
【孽缘,一次就好】
 
              孽缘一次就好
 

 排版:zlyl
 字数:4166字
 

  这件事虽然过去半年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想起。
 
  两年前我孤身来到上海,投身于一家集团公司。由于业绩突出,很快我就被 提拔为管理部经理,拿着30万的年薪,开着崭新的PASSAT1。8T,很 多同事都很羡慕我火箭般的提升速度,说用不了半年我就有可能被提升为公司副 总经理,自己也觉得前途不错。
 
  我和公司的女孩子几乎不怎么讲话,除了工作上的沟通,这是在工作时间。 
  下班后,我只要不加班,也经常被部门的一些同事拉去聚会,泡吧唱K什么 的。
 
  我不是很喜欢这些活动,我宁愿一个人静静地待在小公寓里,欣赏欣赏音乐, 或是在浴缸里泡泡。当然,我也不缺女人。在上海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只要你 有钱。
 
  一天下午,我从苏州一家客户那回来,回徐家汇的公司。刚把车停在车库, 发现没有油了,自己又比较累,就不想开车去加油,于是给我的助手小李打了个 电话,让他把车开出去加油。自己到公司把有关文件整理好了以后,已经到了下 班时间。这时小李打来电话:「高经理,路上堵车,恐怕您还得等一个小时。」 
  「对不起,我忘了现在正是车流高峰。」我说道。
 
  「是啊?要不您在公司等我?」小李真诚地说,这小伙子不错,平时工作也 很用心、很努力,是个有上进心的好员工。
 
  「要不这样吧,你也别回公司,今天你把车开回去好了,公司前段时间很忙, 经常加班,今天给你放假,去陪陪你女朋友吧!」
 
  「那就太感谢您了,高经理!」这小子晓得比较激动。
 
  「对了,记得明天早上按时交车,晚上别太疯了,注意安全。」
 
  自从上班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走路的滋味了。我在座位上休息了一会, 拿起文件包,和同事们一起下班了。
 
  傍晚的上海不错,风很柔和。我在外面吃完晚饭,决定步行回家。当我走到 宜山路时,看到前面大概5米远处一对男女很亲密地依偎在一起走着。我突然觉 得那个女的背影很像我们公司的行政经理陶丽,但又不能确定。但是衣服却是一 样的,因为今天下午我回公司的时候看到陶丽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想了想 陶丽这个时候应该回家了啊,怎么会在这呢?那男的又是谁?肯定不是她老公! 
  因为有一次突降暴雨,大家都没带伞,陶丽的老公给她送伞,公司很多人都 看见了。我记得也和她老公打过招呼,好象是个什么机械工程师。我想今天怎么 了?
 
  怎么会撞到陶丽和一个陌生男子?我笑了笑,掏出手机,找到陶丽的号码打 了过去,其实我也是为了验证到底是不是她而已,没别的企图。谁知前面响起了 手机声,果然是陶丽!
 
  没等她接通电话,我迅速地挂断。然后找到人多的地方走了进去。陶丽居然 又回拨了过来,让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好不容易过了半分钟,她见我不接 电话,也就没打过来。我想平时她倒蛮端庄的,怎么也会做出这种事?又想了想 她老公也真可怜,戴了顶绿帽子还不知道。我笑了笑,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信息,一看是陶丽发来的:「昨天晚上 你在哪?」
 
  「自己做了贼还心虚?」我没回她的短信,删了。
 
  上班的时候经过行政部,看到陶丽还穿着昨天那件粉红色连衣裙,我就明白 了一切:她肯定是和那个男人过夜,所以没换衣服。我心里笑了笑,进了我的办 公室。
 
  大概过了半小时,分机响了。
 
  「你好,高华山。」这是我的习惯口吻。
 
  「高经理,现在说话方便吗?」
 
  是陶丽。
 
  「什么事?你说吧。」
 
  「我进你办公室说吧,可以吗?」
 
  「可以,请进。」
 
  一分钟后,陶丽进来了,坐在我办公桌对面。
 
  「高经理,你收到我的短信了吗?」
 
  陶丽比我大两岁,长得很漂亮,身材也保持得很好。我比较喜欢她的发型, 是那种大波浪的,显得很洋气、很妩媚。
 
  「收到了。」我一边看着文件。
 
  「你怎么不回答?」陶丽的一双大眼睛像弯月一般望着我。
 
  「没必要回答吧?这是我私人的事。」
 
  「可你却无意中侵犯了我的隐私,我昨天看见你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与我无关。」
 
  「好吧,既然看见了就请为我保密。」陶丽笑得让我感觉有些淫荡。
 
  「OK,都是成年人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没别的事了吧?」
 
  陶丽慢慢站起身,走到我身后,一双柔软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按了按,然 后低下头,性感的嘴唇凑到我的耳边,说道:「高华山,说实话,我很喜欢你。」 
  「我没什么好让你喜欢的。」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那一刻很冷静。
 
  「你不会因为昨天的事看不起我吧?」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你也一样。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请 回去工作吧,我要做事了。」
 
  「好的,有空聊聊。」陶丽扭着腰,走出我的办公室。
 
  两个月,风平浪静,我也没收到她的短信。
 
  6月18日是我的30岁生日,我谁也没告诉,决定自己过。
 
  提前下班回到公寓,我冲了个澡,驱走一天的疲劳,然后准备自己做了几个 菜,独自享受夜晚的宁静。
 
  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是陶丽。
 
  「你好,高华山。」
 
  「生日快乐!」
 
  「谢谢!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别忘了你的入职资料都在行政部哦。」陶丽有些调皮地笑。
 
  「是的……」我一下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不请我吃饭?我可就在你家楼下,还给你带了礼物!你住几楼?」
 
  「1602,谢谢!」我一下子没有理由拒绝她。
 
  我打开门,陶丽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衬衣,高耸的胸部起伏不定。很明显, 她精心化了妆。陶丽提着手里一瓶红酒扬了扬:「怎么?不欢迎吗?」
 
  我接过红酒——1982年的夏朵,果然是好酒。
 
  「当然欢迎,不过……」我想问她是怎么知道我住的公寓。
 
  「今天不准问东问西的,好吗?」
 
  「好的,不过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吧,我去做饭。」 
  「好啊,我也参观参观高大经理的房间,」陶丽径直走进了我的卧室「看不 出来啊,王老五还那么整洁?」
 
  我一边做菜,一边应付着她。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很混乱。
 
  菜齐了,晚餐开始。
 
  陶丽把两个杯子都倒满,和我碰了碰杯:「生日快乐!愿我们的高大经理步 步高升!」
 
  边吃边聊,过了大概快一小时,我觉得我快醉了。陶丽脸上红晕片片,在灯 光下显得十分妩媚和妖艳。
 
  陶丽端起酒,走到我面前,坐到我的腿上,一只手软软地勾着我的脖子,一 只手把酒杯送到我嘴边,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挑逗。
 
  「不要喝了,我醉了。」我觉得浑身发烧。
 
  陶丽把酒杯放下,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吻了吻我的脸:「我今天漂不漂亮?」 
  已经有八分醉意的我无法拒绝她的风骚和淫荡,一把抱住她柔软的身体,脸 埋进她高耸的胸部摩挲着、亲吻着。
 
  「OH……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陶丽呻吟着,将舌伸进我的嘴里,我 吸着她的舌头,双手一边在她的乳房上抚摩。我解开陶丽的上衣,露出她洁白的 乳房。我拨开黑色的乳罩,咬住一个红葡萄似的乳头开始吮吸起来。
 
  「啊……宝贝,抱紧我!」陶丽的手握着我的阳根搓揉着上下套弄。
 
  我抱起陶丽,走进卧室,放在我柔软的大床上,轮流吮吸着她的两个乳头, 手在她柔软的肉体上游走。隔着陶丽丝绸的短裙,我用力捏着她的肉臀,好象要 把它捏烂!陶丽脸色绯红,呼吸急促,手抓着我的头发,美妙的腰身像美女蛇一 样扭动:「啊……快点……我要……」
 
  我解开陶丽的黑色奶罩,然后把裙子也脱掉,隔着白色真丝内裤在她蜜穴处 慢慢地挤压着,感觉已经泛滥。陶丽则把我身上的所有衣物全部脱下,抓着我的 肉棍猛烈地套弄,媚眼如丝。然后一个翻身,将我压在她淫荡的肉体下,吮吸着 我的乳头,下身不停地扭动,并将身体慢慢往下移动。我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了 这个淫妇,所以只是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陶丽握着我充血而膨胀的肉棍,眼睛 淫荡地看着我,然后伸出软软的舌头开始舔弄,每一次都很慢,从龟头一直舔到 睾丸,并发出「咂咂」声。我示意她用「69」式,她很顺从地倒跨过来,我将 她的真丝内裤扒下,陶丽淫荡而美丽的蜜穴展现在我的面前。暗红色的大阴唇淫 水泛滥,小阴唇则像可爱的小肉芽一般在颤抖,蜜穴里的淫水滚滚而出。我用手 分开大阴唇,舌头伸向她的阴蒂开始舔弄,感觉非常好、非常滑嫩,而且没有任 何异味,还有淡淡的香味。
 
  「哦……好痒啊……你还坏……弄得人家……哦……」陶丽最敏感的地区完 全包含在我的嘴中,我一边吮吸她的阴蒂,一边用手指进入她的蜜穴,感觉还算 比较紧。陶丽的小嘴不停地对我的肉棍进行吞咽运动,我则狠狠地吮吸她的整个 阴部。
 
  终于,陶丽全身一阵痉挛,吐开我的肉棍,尖叫起来:「OH……我要死了 ~ 啊……爱死我了……」大概持续了半分钟,终于瘫软在我的肉棍面前。 
  我坐起身,将陶丽慢慢扶起,用手指捏着她大大的乳头,一边问她:「准备 怎么伺候我?」陶丽喘着气说:「你都把人家给弄死了……真是坏死了……`~」 我把陶丽的腿分开,将我膨胀成紫红色的龟头在陶丽的蜜穴上摩擦,惹得陶丽又 是一阵痉挛。我摩挲了一阵,终于挺进陶丽的蜜穴,感觉里面又热又滑,我用力 地抽插着,一次又一次顶在陶丽的花心。
 
  「哦……我要死了……宝贝……」陶丽微闭着双眼,骄声连连。
 
  我加快了速度,陶丽的身体在我的频率下上下抖动,双乳有节奏地起伏,煞 是动人。我感觉陶丽的蜜穴里有一种吸力,在吮吸着我的龟头,让我一次又一次 地顶进花心,也让陶丽一次又一次地颤抖……
 
  终于,我在陶丽尖叫声中喷发了……
 
  躺在床上,抽着烟,我在思考:「我和陶丽之间有感情吗?呵呵,恐怕只是 单纯的双方发泄欲望吧。」
 
  陶丽靠在我的肩膀睡着了,赤裸的身体蜷缩着,脱落的内衣散乱在床边。我 抚摩着她的软肩,刹那间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感觉这种孽缘,一次就好。
 
  第二天清晨,我被陶丽吻醒。我借口要去参加一个高级会议,匆忙带着陶丽 离去。分别的时候,陶丽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吻了一下,捏了捏我 的手:「亲爱的,打我电话。」我笑了笑,没回答。
 
  开着车在浦东世纪大道上奔驰,想起昨夜的种种,不禁思绪万千。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始终没有再想过和陶丽发生什么。对她充满诱惑的短信 也至之不理,也没有和她解释什么。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我接到一纸调令,到深圳的集团分公司接任总经理。 
  同事们为我送别的那一天,我们聚在一起喝酒,喝了很多。陶丽也在,还送 了礼物给我。我回家后,发现是一件衬衣,上面还放着一封信。我没拆开,掏出 打火机,看着白色的信纸变幻成一只只的黑蝴蝶……
 
  在我离开上海以前,把那件衬衣留在家中,我不愿意穿着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