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铁扇娇娘红孩儿】(08)作者:幽 澜
字数:8767          
 

            八娇娘归
 
  吕明看着面前的几株小草。无奈道:「蝎子精!你抓回几棵草作甚?」 
  「给你补身子啊」蝎子精答到。
 
  吕明好气又好笑道:「这些只是会说话的小草,都没成人形,对我无益的。」 
  「求求大爷,放了我们吧,求求大爷了,求求……求求……」那几株草精不 断磕头道。
 
  蝎子精自知理亏,闷声道:「人家以为是精怪就行了,那知道要大精怪。」 
  吕明也不恼,对小草精说:「你们走吧,修行不易,可别遇到坏人了。」 
  「你放走他们,你用什么补身?在小的草也是精怪,好歹也能吃吃。」蝎子 精说道。
 
  「蝎子精!你当我真是吃人的妖精啊!」
 
  蝎子精说不过吕明,细声道:「人家不叫蝎子精,人家叫琵琶。」
 
  这时,刚离开的小草精却又回来了,还带了一个的女人。
 
  「小仙见过大王!」那女子文质彬彬。进门就对吕明行礼。
 
  「你是何人?」吕明问道。
 
  「小仙是杏仙!」
 
  「杏仙?就是被猪八戒打死的那4 个木妖?」蝎子精调笑道。
 
  「那猪八戒见我美貌,不忍被唐僧吸收而亡,故意抢先出手假意打死我们, 现在其余三仙都已被打死,唯独对我手下留情,瞒过了唐僧。」杏仙解释到。 
  难怪西游记里,四仙并无对唐僧有什么恶心,唐僧不要杀害四仙,而猪八戒 说什么斩草除根,立马下手杀得片甲不留,原来有这隐情。
 
  『那你找我何事?「
 
  「我听小草精闻,大王宅心仁厚,却身受重伤,需要吃木属性的妖精补身疗 伤,我这有三颗仙友的内丹,可补大王身上伤,之为求大王为我手刃唐僧!我四 仙敬慕他,想留他几日做客,想不到他如此心肠。」
 
  「唉,唐僧也是人家手中刀,你何必执着!」吕明叹气道。
 
  「这世间已乱,佛杀妖,天庭也杀妖,我等本事卑微的小妖,只能躲在人间, 但是我这心愿为了,我怎么都不肯隐归山林,求大王成全!」
 
  「这世间的大神通之人不少我一个,为何你找我?」
 
  「因为圣婴大王心善!」
 
  「说实话!」
 
  杏仙低头想了想:「大王的娘亲铁扇公主告诉我,大王日后有望成圣人,这 世间有望成圣有三人,唐僧、姬女、圣婴大王!其余二位皆是作人家刀,傀儡而 已,那天不知何时被吸收都不晓得,唯有大王,心又善,又非佛非天仙非精妖, 日后成圣,想必也是仁圣,不会害难我等小妖精。」
 
  「你说你见过我娘亲?她在何处?」
 
  「她现在估计在长安,她说想念大王你,便要回去!」
 
  原来娘亲在长安。
 
  吕明沉默。
 
  杏仙心急如焚,怕吕明不同意,咬咬牙说道:「大王若是帮我,我愿意服侍 大王,做大王的奴婢!」
 
  这下蝎子精不乐意了,说道:「你愿意做奴婢,我们大王还不愿意呢!」 
  有美女送上门,怎么不愿意?
 
  吕明说道:「不许乱说!蝎子精」
 
  「我叫琵琶!」蝎子精嘴巴一噘,生气闷气,这红孩儿!感情是看上这杏仙 的美貌了。
 
  杏仙见状,心知原来这蝎子精喜欢大王,日后也许是圣婴大王的正妻,与之 交好也是应该的,于是杏仙说道:「姐姐莫生气,我是圣婴大王的奴婢,自然也 是姐姐的奴婢。」
 
  不愧是饱读诗书的杏仙,这话说得好,暗里说「以后你是就是圣婴大王的妻 子,我是你们的奴婢!」
 
  这话哄得蝎子精心花怒放,蝎子精笑道:「你是不是我的奴婢还不清楚,大 王还不许呢?」
 
  「许啥?许收了这奴婢还是收了你这蝎子精?」吕明说道。
 
  「人家叫琵琶!」
 
  「好,好,琵琶。这杏仙我收了,起码她那三颗木内丹都是我需要的。」吕 明道。
 
  杏仙听罢,急忙作揖道:「谢大王!大王不如也收了琵琶姐吧。」
 
  哟!这杏仙如此上道。乐得蝎子精笑眯了出来。
 
  「收你大头鬼,琵琶,我还有娘亲呢,我最爱的是她,你可介意?」
 
  听到这话,杏仙和琵琶都惊呆了,同声问道:「你们娘子已经有男女之实了?」 
  「还没,只是已互相爱慕。」
 
  杏仙说到:「我已是大王的奴婢,大王说怎样我就怎么做。」只是杏仙心中 对这母子乱伦之爱很是惊讶。传说中犀利无比的圣婴大王居然与铁扇公主有染? 还是母子乱伦之爱!
 
  蝎子精心中早已猜到,只是今天吕明亲口说出,不免有点吃醋,细声道: 「那铁扇公主是正妻了?」
 
  「嗯,我娘亲肯定是正妻。」
 
  「那我叫你娘亲叫姐姐呢还是叫娘亲?」蝎子精睁着大眼睛问道。
 
  「这……」
 
  入夜。
 
  「杏仙,你把三颗木内丹藏在体内,叫大王如何吸收?难道真要大王把你煮 了吃了?」蝎子精有点恼道。
 
  「琵琶,不要对杏儿那么凶!那三个内丹不藏好点,早被唐僧拿去吸收了!」 
  「大王都叫杏儿杏儿的那么亲切了?」琵琶有点生气,这大王对杏仙那么好。 
  杏仙看见蝎子精如此,便过来安慰到:「姐姐,大王说的是,那天猪八戒几 耙打死三仙友,三仙死后内丹藏于我身内,唐僧才找不到的。只是如今这内丹本 不是我有的,我实在拿不出内丹。」
 
  琵琶听罢,也是有理!扁嘴说道:「那你那三个内丹藏在身体里何处?」 
  杏仙说道:「我说出来姐姐可不许笑话我,怪羞人的。」
 
  「不笑不笑!快说快说。」
 
  杏仙红着脸说到:「一丹入口藏于胃,二丹在臀藏于内,三丹在阴藏于宫。」 
  「啊!什么!」蝎子精听罢,诧异道:「那岂不是在你肚子里,在你肛门里, 在你子宫里?」
 
  吕明一听,乐了,莫不是要施展阴茎长长大法?
 
  「琵琶,女孩子家家怎么能说得那么粗鄙。」
 
  「大王啊,肚子里也就算了,那肛……臀内多脏!」
 
  杏仙见大王怕脏急忙说:「不脏不脏,我吸取日月精华为修,体内全是纯精 净物,没有丁点污秽!」
 
  「就算不脏,可那子宫内,大王岂不是,岂不是要与你通媾才能取出?还是 要大王变小了钻进去?你一个女子,要堂堂圣婴大王钻你阴户?」蝎子精越说越 气愤。
 
  「奴婢是大王的人,任凭大王处置!」杏仙自知男子平常胯下之辱都不能承 受,更何况要进入到女子的阴户,在古代,女子的阴户就是阴脏之处。所以男人 都不舔过。最多摸摸。
 
  吕明想了想,道:「别说了,杏儿是我的人了,我也不会开场破肚取出来, 在说,我现在那里还有法力变化大小。我现在能施展的神通只有一个。可取杏儿 体内三丹。」
 
  「是何神通?」杏儿问道。
 
  「大王我的阴茎可任意长短变化大小!」
 
  「啊!大王,那你岂不是要与那杏仙交媾?还要三处?」琵琶心里的醋,胸 里的怒,都在这一刻爆发了。「我不干,大王怎么能与她先做夫妻?」
 
  杏仙道:「大王好本事,这下取丹有望!只是委屈了姐姐!」
 
  吕明抱起琵琶安慰道:「琵琶宝贝,我这身体也使不出里与你做夫妻之事, 唯有先养好伤再给你好不好?」
 
  蝎子精第一次听到吕明这温柔的情话,第一次吕明主动抱自己,那情话撩得 蝎子精身子软软的,心里热热的。柔声道:「我听大王的,日后大王一定要让我 做姐姐。」
 
  杏仙见大王安抚琵琶,也凑合到:「大王可先取我胃里的内丹,伤好一点便 有力气与姐姐行房了。」
 
  蝎子精一听,乐了:「还是杏儿聪明,进口不是夫妻之礼,我还是比你先与 大王同房。那你还不快给大王准备?」
 
  杏仙笑道:「我张口便是!」
 
  吕明见这杏儿如此乖巧,心中欲望便起,说道:「杏儿请宽衣吧。」
 
  杏仙听罢,脸一红,细声道:「进口不需要宽衣吧。」
 
  吕明摸了摸杏仙的粉红小脸蛋道:「我想看看杏儿纯美的身子!」
 
  琵琶见杏仙有点害羞,便说道:「大王要赏花!」说完便动手帮杏仙脱去了 衣物。
 
  杏儿十分有花仙风姿,长的千娇百媚,粉脸美艳绝伦,白里透红的肌肤,秀 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艳红的嘴脣 微微上翘,双脣翘满含着一股天生的纯洁,樱脣角生着一粒鲜红的美人痣,最迷 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水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汪水,清 纯无灵,钩人弛魄一样,一飘一转的能清爽善目。
 
  杏儿腰肢细小,以致胸部也不是很爆满,只是十分挺翘,那粉红色乳晕所透 出来的颜色,白白粉粉的,乳晕上像葡萄般挺立的奶头让人垂涎欲滴,两乳之间 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看起来曲线幽美至极,玲珑的身段尽显腰肢清简,而 杏儿的美腿却浑圆而结实,充满女性的的性感韵味,白皙的里散发的粉红的皮肤, 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轻轻的抚摩它,一对挺翘的小粉臀,把那双 白里透红白雪的美腿显得更加浑圆丰满。
 
  吕明想好好地摸她一把,杏儿那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充满朝 阳花开般的风韵,浑身有着一种纯洁的美,散放着自然的媚力。
 
  就连琵琶都看得呆了。
 
  「好白嫩的肤肌!」琵琶叹到。
 
  「琵琶,你也要脱光光噢!」
 
  此时的铁扇公主正苦恼,苦恼着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无心!
 
  「怎么会这样?」
 
  「娘亲,何事犯难?」柳条精道问道。
 
  「唉,我怀有一孩了。」铁扇公主决定说出这个秘密。
 
  「啊!谁的孩子?吕主人知道慎?」柳条精吃惊道。
 
  「红孩儿不知道!孩子是孙悟空的!」
 
  「啊!怎么会是他,你与那猴子?」柳条精吃惊道。
 
  「休得乱想!我恨那猴子!」
 
  铁扇公主原原本本把哪个经过都说与柳条精。
 
  「原来是那猴子变做牛魔王取了你的身子,娘亲,吕明主人知道了会很伤心 的。」「所以我才离家出走,没脸见他。但是如今这肚子竟然没有心,感情是那 猴子石头蹦出来的,乱了轮回,精液无心。我可如何是好!」铁扇公主惆怅道。 
  殊不知,乱了轮回的却是吕明,孩子也是吕明的。
 
  柳条精见铁扇公主如此难过,便安慰道:「娘亲不要如此难过,主人可是未 来之人。会的法子千万。」
 
  「你怎知他会的法子千万?」
 
  「主人离开长安之前,我曾回到他身子里面疗伤过,那时候主人把一些思想 用神识教给了我,我才得看到主人的一些记忆,原来主人的世界里可是很精彩的, 就连夫妻之礼都很多花样呢。我就靠这些技艺,红遍长安呢。」
 
  铁扇公主一想到,红孩儿,心里就暖暖的,这孩子现在在哪里呢。铁扇公主 道:「柳条精你可否变回红孩儿的元婴样子,我好看看他。」
 
  柳条精知道铁扇公主想念红孩儿,乖巧的去了装饰,变回原来元婴的样子, 一个光裸裸的红孩儿。
 
  看见红孩儿那可爱又带有神骏的模样,铁扇公主心里一软,轻轻的摸着红孩 儿元婴的脸蛋。
 
  柳条精乖巧的窝在铁扇公主的怀里。任由铁扇公主抚摸。
 
  爱抚是性爱的第一步。当柳条精被铁扇公主那柔软的小手碰到时,铁扇公主 那带着清香的味道钻进了的鼻子。
 
  娘亲的女人香立刻让柳条精的阴茎勃起。
 
  铁扇公主看见红孩儿元婴那阴茎白白净净,勃起也是如此可爱,丝毫不像吕 明那么红通粗大。
 
  铁扇公主见如此可爱,不由得伸手就把玩了起来。
 
  「柳条精,你是我孩儿的元婴,怎么这阴茎跟他一点都不像?」铁扇公主边 玩便说道。
 
  「嗯,主人天生神体,我只是元婴,本无性别之分,只因取男性精华之液太 多,才长出这阴茎。娘亲可不要嫌弃嘛。」
 
  「你是我红孩儿的元婴,我喜欢都来不及,只是你这没小蛋蛋啊!」铁扇公 主说罢,用手慢慢的摸着柳条精的阴茎下面,果然光滑无物。
 
  柳条精被铁扇公主那柔软的手摸得兴起,不禁叫道:「好娘亲,用手帮我… …」「用手?感情是吕明哪个世界的技巧吧!可娘亲怎么能帮你呢?你可是我孩 儿的元婴啊!」
 
  柳红叶撒娇道:「娘亲与主人都有肌肤之亲了。」
 
  「又没有真正的夫妻之礼!」
 
  「你们互相爱慕,难道以后就不会行夫妻之礼?就好比我原来的孩子与我一 样!」柳红叶说道原来的孩儿,眼神一阵黯然。
 
  铁扇公主见柳红叶如此,心中一软,道:「也罢,毕竟你也只是我孩儿的元 婴,娘亲还不怎么会,疼了就说。」铁扇公主说道。
 
  铁扇公主把认认真真的看着柳红叶白嫩阴茎,纤细的手指围拢圈住阴茎套弄 起来。铁扇公主的手很整洁,带着仙女般的晶莹剔透。温暖的玉手握住肉茎,白 嫩的手指在龟头上轻轻滑过。
 
  柳红叶感到如电流一般的感觉从阴茎传递到全身,阴茎更加硬挺了。
 
  铁扇公主惊讶于柳红叶的肉茎的还能变得粗一点,不禁抬起头来,满脸疑惑 的神色。这下一只小手只能握住茎身,露出龟头露在手窝外,铁扇公主略一迟疑, 另一只小手也加入战团,两只手以上一下做成筒状握紧住柳红叶的阴茎。 
  铁扇公主道:「红叶,娘亲要开始了,准备好!」
 
  「嗯,娘亲来吧!」
 
  铁扇公主用力双手往下一撸!
 
  「啊~ 」
 
  触电般的酥麻从龟头传来!处男般的阴茎包皮被翻了出来,龟头如含苞怒放 的花儿般涌了起来,露出涨红的冠状沟,甚是可爱!
 
  柳红叶被男人插过千百次,可是男人阴茎的快感可是第一次啊。
 
  「红叶孩儿,是这样吗?」铁扇公主认真的问道。
 
  「喔,娘亲你做得很好……娘亲是为了以后服侍主人才用我练习的吧!」此 刻柳红叶心理更多的是一种安慰。自从成为吕明的元婴后,心里却是对铁扇公主 和吕明越来越依赖了,两个都想有拥有,毕竟自己现在也是男女同体。
 
  「红叶啊,你现在不就是我的孩儿的元婴么,我现在也是服侍我孩儿啊!」 
  铁扇公主套弄一次一刺用力,弄得柳红叶一阵销魂,「娘亲,我想摸摸你的 脚……」
 
  这孩子居然对我的脚有兴趣?铁扇公主想到。
 
  柳红叶知道铁扇公主的疑问,说道:「主人可是很喜欢女人那美足的,特别 是娘亲的,在他那个世界还有一种袜子叫丝袜,那可是主人的最爱。」
 
  「丝袜?」铁扇公主暗暗记住了。
 
  「娘亲快给我你的玉足。」柳红叶道。
 
  「那么多名堂?真是的……」铁扇公主羞涩的瞟额柳红叶一眼,神色有些羞 涩,古代女人的脚不是那么随便给人家玩的。但铁扇公主还是将身子往后一仰靠 在床上反坐在柳红叶的身前。
 
  然后把细嫩的玉足递给柳红叶的胸前,俏皮的翘了翘足指道:「诺,哪去!」 
  柳红叶得令,握住铁扇公主白皙的玉足拉到自己面前,细看之下,好美好嫩 的小脚,皮肤薄薄的又白又嫩,皮下的青筋隐约可见。足指上那透着粉红肉色的 指甲,五根嫩玉春笋般的足指细长而均匀。整个玉足毫无缺点,就连经常穿鞋的 皮肤边上都是粉红色的。不愧是地仙,完美的玉足啊。
 
  柳红叶轻轻的把铁扇公主的脚拿起来,先放在脸颊上蹭着,体验着这嫩粉嫩 粉的足肤带来的触感,铁扇公主似乎知道柳红叶的企图了,她有些激动…… 
  铁扇公主的手更快的套弄着柳红叶的茎棒,柳红叶兴奋了,伸出舌头,轻轻 开始舔着铁扇公主的玉足掌,一般这时会痒的,可铁扇公主忍住,感觉也不是那 么痒,舔过玉足,柳红叶的舌头灵巧的钻进铁扇公主每一个足指逢,不停的挑逗 着,这使铁扇公主更为兴奋,一只手忽然放在柳红叶坚硬的阴茎上的龟头,用手 掌来回揉搓着龟头,刺激着茎眼。
 
  「啊!……」铁扇公主感到铁扇公主娘亲暖暖的手掌心是那样光滑,不断的 刺激着阴茎和茎眼。
 
  柳红叶一时激动不已,张嘴将娘亲铁扇公主大足指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起 来。
 
  铁扇公主受到这刺激,「啊」的一声,轻轻的叫出了声。柳红叶顺着妈妈的 脚指,一个一个的放到嘴里吮吸着……
 
  却在这时,门外宣道:「皇后驾到~ 」
 
  「真是来得不是时候」柳红叶有些恼怒。但也只得放下铁扇公主迎接皇后。 
  礼数过后,柳红叶发现皇后带着二皇子前来。
 
  「哀家今夜前来是带着二皇子来认识你未来娘子的。」皇后对二皇子和柳红 叶说道。
 
  二皇子看都不看柳红叶,说道:「我喜欢的是白姑娘!」
 
  刚才为了气氛,房内灯烛昏暗,二皇子也看不清柳红叶的脸蛋。
 
  本来柳红叶对皇后二皇子深夜前来都有不满,如今这二皇子也是冷冷的,心 中微怒道:「既然如此,你我无缘,请回!」
 
  皇后见状,急了,这下好事变坏事啊,忙道:「别啊,这还没坐下来呢!」 
  柳红叶已走到门前作出一个请走的手势。
 
  门外月光如水,照着微怒的柳红叶。
 
  二皇子正欲转身而走,忽然看见月光下的柳红叶那微怒的脸蛋,心中忽然一 颤。那是一种清冷的美,比白姑娘的热情多了一种高傲。
 
  二皇子不想走了。脚步犹豫了一下。
 
  「送客!」怎奈柳红叶绰绰逼人。
 
  无奈之下,二皇子与皇后只能告辞。
 
  皇后走的时候,对着柳红叶笑了一下。她怎么能看不出二皇子转身走的时候 那个犹豫。红馆出身就是会勾引人!这招欲擒故纵使得不错啊!
 
  其实柳红叶就想他们母子快点走!哪来的计谋!
 
  可惜天不如人愿。走了二皇子却来了三皇子!
 
  13岁的三皇子!
 
  人家说性是人天生就会的。而且欲求不满的!
 
  二皇子是光明正大的来,三皇子却是偷偷摸摸的来。
 
  「姐姐,我想你了。」三皇子假装可爱的说道。
 
  「别装得那么可怜,你看你下面都出卖你了。」柳红叶对于三皇子前来更是 气恼,就不能让自己和铁扇公主有点世间么。而且这三皇子明显食髓之味,是来 泻火的,哪个勃起的下体出卖了他。
 
  见装可爱不行,三皇子怒道:「我可是皇子,你连宫女都不是,我……我现 在要你侍寝。」
 
  「哟,来硬的,我去请示一下你母后,她同意给你侍寝我就给你侍寝。」柳 红叶笑道。
 
  一说到母后,三皇子立刻焉了,垂着头,扁着嘴道:「好姐姐,就满足一下 人家嘛。」
 
  柳红叶对撒娇的孩子最没抵抗力,立刻心软道:「你要怎的?」
 
  「红叶,带他进来吧!」房里的铁扇公主发话了。
 
  进屋。三皇子看见一个女子遮着面纱,虽看不清脸,可是必定的一个美丽的 女子。
 
  「红叶,把你的技艺都使在他身上吧。」铁扇公主道。
 
  原来娘亲想学技艺,好服侍主人啊。
 
  「还不脱光躺下!」柳红叶对三皇子道。
 
  三皇子看见美人发话,立刻把自己脱光,只留下小翘阴茎在那里挺着。 
  「请看好,主人会的技艺很多,奴家先给娘亲示范。」柳红叶说完。拿起一 品荷花香液。
 
  柳红叶把油轻轻的匀在三皇子的背上,然后用灵巧的手,轻轻地把油揉遍全 身,开始三皇子微微有些冰冰的感觉,带着滑滑的流畅,感觉异常的好!身体的 某个部位在越来越大地膨胀。
 
  柳红叶开始从上到下按摩,在红馆出身的手法确实不错,力度和位置都掌握 的不错,每一下按压,都让三皇子感觉到一阵酸酸麻麻的感觉,刚开始的时候, 按摩的是肩部,柳红叶的身子就在三皇子触手可及的地方,色欲熏心的三皇子地 伸出一只手,摸在柳红叶腰部的位置,感觉柳红叶的腰肢很柔滑,没有多余的肉, 手感很好,轻轻地抚摸了一阵,然后把手伸到了她挺巧的臀部的位置。这样的姿 势,手能够到达的距离很小,范围也很小,只能在小片的区域游弋,三皇子感觉 很不爽。
 
  三皇子隔着柳红叶的裙纱,抚摸进去,柳红叶已经顺着她按摩的进度退后了 一步,令三皇子的图谋成空。
 
  柳红叶这个人精。
 
  「三皇子别急啊,你就安心享受就是。」
 
  柳红叶笑着说道,而且还凑着三皇子斜看的目光,眨了眨眼睛。然后一只纤 细修长的手指就按在了三皇子的腰部,另一只手则轻抚在臀部,一阵电电的感觉 从柳红叶的指尖传来,迅速地传遍了三皇子全身,三皇子快乐享受着这种异样的 感觉,心神醉醉的。
 
  柳红叶按摩的非常的仔细,并不放过任何的地方,从腰间而下,双手全部抵 在了臀部,轻轻地推拿,如此数个回合之后,一只手保留着这种推拿的动作,另 一只手则按抚在三皇子大腿上,从腿弯向上,一直到大腿的根部,手掌按在大腿 的位置上,四根手指自然下垂,如此这般,按摸到大腿根部的时候,四根手指刚 刚触摸到藏在身下的两个宝贝!看似不经意的触碰,而且是一碰即退,这样的手 法反而令三皇子更加的渴求,此时的三皇子,不禁之间,微微地发出了声音来。 
  「嗯!」
 
  这嗯的一声,在这充满色欲的房间的,犹豫一声闷雷。
 
  「娘亲,这三皇子就这样动情了,可以让男子发泄了。」柳红叶道。
 
  铁扇公主心想,这几下推拿,就让这男子那么动情了?这记忆不一般啊。 
  柳红叶又再按摩了一遍,然后直起身来说道:「让男人泄身,有用手,名曰」 玉手云龙「!
 
  柳红叶跨坐在三皇子的腿上,开始用手温柔地上下套弄三皇子的阴茎,先是 十指围着三皇子的阴茎缓慢的点弹着,让三皇子的茎棒感受到酥麻的快感! 
  然后忽然双手用力紧紧的握住那紧绷发胀的茎棒,紧得要充血爆炸一般,忽 然柳红叶双手又一张开,如囚龙升天般的舒畅!
 
  一张一弛的感觉令高昂的怒龙肿胀无比,仿佛就要腾身而飞一般。然后柳红 叶的玉指交叉的穿过三皇子的茎棒,让手指滑过龟头,摩擦着冠状沟…… 
  「啊~ 」三皇子舒服得呻吟一声。
 
  这是要射的感觉啊。
 
  柳红叶怎么不知,这个时候还不能给他射。
 
  柳红叶道:「娘亲,你看男人都收不住要射了!好戏还诶结束。」
 
  柳红叶放下套弄的手,用力在三皇子的茎棒下面的会阴处用力一点!
 
  「啊……」痛感传遍三皇子全身,射精的感觉就这样没了。
 
  「好姐姐,你怎么……」三皇子话没说完。
 
  柳红叶就将把三皇子的茎棒含入口中。
 
  温软的茎棒在柳红叶口中仿佛要化了。三皇子何时体验过这个感觉。怒龙又 一次的起来了。
 
  柳红叶将三皇子两腿支起,屁股向上抬。整个下体呈现在柳红叶的面前,三 皇子不禁有点害羞。连屁股都让人看了去。
 
  可是姐姐的双手在玩弄着自己的蛋蛋,而龟头又被姐姐的樱嘴温暖的含着, 不停地吮吸起来,看着自己的茎棒在她的口中进进出出,那种感觉真是一种征服 的快感。
 
  「我听说有人找了高人来牵制我,如今我一看,美貌是顶尖,这淫性也是顶 尖的,连13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忽然一声娇嫩的声音忽然响起。
 
  柳红叶放下三皇子道:「出来吧,妖精!」
 
  庭院就这么凭空走出一个人,一个美人。一个娇小的美人。
 
  美人如玉。这皮肤真如玉一般白皙。手拿白绒扇,身着白绒衣,露出白皙的 嫩腿,眉如柳,唇朱红,偏生得那眼睛却是眯了一点,还是单眼皮,最吸引人的 更是那挺翘的鼻子,如此挺翘的鼻子世间少见,更是让这美人画龙点睛般勾引人。 
  「好一个美人!」柳红叶道。
 
  「谢姐姐夸奖,只是姐姐是皇上请来对付我的人,却迟迟不见姐姐对三皇子 动手,今夜前来看看你如何勾引三皇子,却看见这春宫!就不怕我告诉皇上砍你 的头去?」白绒女有恃无恐说道。
 
  「白毛老鼠精,我不去勾引三皇子是因为没那个必要,擒下你这妖精不就好 了么!」
 
  白绒女被点破身份,心中大惊!不错,这白绒女就是金鼻白毛老鼠精! 
  金鼻白毛老鼠精心道:这不是简单的凡人女子,恐有埋伏。正欲转身逃走。 
  忽然身后一麻,被人打晕了,一个地仙罗刹女偷袭区区一个小老鼠精还不是 简单。
 
  虽然是简单,但是毕竟老鼠精最出名的却是逃跑功夫。
 
  铁扇公主一击的手,以为晕毕,却不知金鼻白毛老鼠精装晕,片刻又施展钻 地功夫逃了去。
 
  命运是巧合的,金鼻白毛老鼠精逃跑的方向正是吕明所在的洞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xiawuqing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